网站地图
热门搜索: 更多
  “平时我也会偶尔玩一会电子游戏,有时会看一下‘网红’直播打游戏,可是我此前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做‘网红’,亲身完成直播,”她说,第一次网上直播“感觉有趣,更多的是紧张。”
 
  在几分钟的直播中,张晗选择了向网友们分享自己如何选择和使用面膜。
 
  在她看来,这次“吃螃蟹”的举动,其实契合了自己小小的梦想。“我是学市场营销的,也梦想着毕业后能在这个领域有所作为,我一直在找寻那条能帮助我实现梦想的具体路径,今天,我找到了答案,就是用网络直播来进行市场营销。”她说,“现在的年轻人都是‘网络化生存’,都喜欢看直播,如果能通过直播的方式完成自己所推介的面膜的市场销售,有什么不可以呢?难道市场营销就不能‘触网’?未必市场营销就只应该在店面、电视或者户外广告中完成?”
 
  进入“网络学院”学习几天以后,她完成了从对网络直播“啥都不懂的‘菜鸟’”变成“知道了基本的玩法”的那个“进入到门里边的人”。
 
  汪梦园是和张晗同一学院的电子商务专业2015级专科生,她喜欢唱歌,曾在学校的才艺大赛中拿过三等奖。
 
  她接触直播大约有一年时间,在多个平台开设了账号,用自己的歌声收获了万余名“粉丝”。
 
  “我进入‘网红学院’,完全是遵从自己的内心,”汪梦园希望能学习“网红”知识。“社会上有些人对‘网红’存在偏见,觉得‘网红’就是搔首弄姿、各种不堪,其实,我们所渴望的是能在网络上更精准、更高效地完成市场营销的‘网红’。”
 
  她相信经过3个月的学习,会对网络直播懂得更多,能有更大的进步。
 
  她介绍,“网红学院”讲授的内容,既有网上营销理论,又包括传播心理学知识,也有具体的业务指导,此外,还有舞蹈、形体、发音、沟通等方面的内容。
 
  这样的教学内容,让另一名“网红学院”的学生蒋微感觉受益匪浅。
 
  “是的,我做那场直播时有人‘黑’我,”面对记者采访,她说着说着便哭了出来,“以前,我在周围人的眼中就是一个‘丑小鸭’,不喜欢打扮,长得也不够漂亮,如今,我很骄傲自己完成了一场网上直播!这是一份成长。”
 
  “我以前根本不敢相信自己能做网络直播,而今,我至少能够勇敢地在网络上对着陌生人说话,我至少更自信了,能放得开了。”她说,从事电子商务行业需要具备与陌生人沟通的能力,在网络对人们的生活和消费的影响越来越大的时代,学会如何“在网络上说话”,是电子商务专业的学生的技能,“我甚至认为这是不可或缺的技能”。
 
  基于此,在学院公布将举办“网络学院”的消息传播开来以后,她就勇敢地报了名,迎接新的挑战。
 
  报名并入选的19人中,还包括3名男生,该校“偶像”级别的胡力丹是其中之一,他曾经获得红极一时的方言音乐综艺节目“13亿分贝”的西南赛区冠军。
 
  “网红学院”学员最初有19人,而今剩下了18人,这名离开者自称是因为身体原因。
 
  坚守者并非想象中清一色的“大双眼皮”、“锥子脸”,也没有穿奇装异服。如果不上直播,几乎没有人能认出这些“网红”。他们和普通大学生看上去并没什么大的不同,不过每一名“网红学院”的学生在采访中都将身体挺得笔直,对话时微笑着看着对方。
 
  这些“网红学院”的学生表示,迫切地希望掌握网络传播的理论和技能,提升综合素养,在“网络营销”这个市场营销的细分领域里找到机会,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 
  在这方面,廖晓亿显得更为迫切。“我生长在农村,是外婆带大的‘留守一代’,”她说,“我想试一试,看能不能沿着网络营销这条路走得更稳更好一点,对此我有一点小兴奋。”
 
  这些学生都表示是自愿报名参加的,对于“网红学院”突如其来的“爆红”,以及混杂其间的各种“点赞”和“口水”,他们感到吃惊。
 
  “我们无非是想学习和掌握网络直播的知识和技能,”留着齐耳短发的陈蓓蕾坚信“网红”行业有巨大发展潜力。
 
  她甚至开始为自己刚刚起步的“网红”生涯写好了剧本:“我想以‘网红’作为一种营销手段,在娱乐化的内容中——比方说一个搞笑的小故事里——巧妙地植入广告,达到产品推广目的,这样观众也更容易接受。”
 
  网红学院实为实训班 学员并非清一色锥子脸 学生正在上直播鉴赏与案例分析课。
 
  “网红学院”不是院系,更不是一门学科或专业
 
  在校方人士看来,“网红学院”仅仅是一个校企合作项目。重庆工程学院管理学院是该项目的校方实施单位,院长是47岁的简玉刚。在他看来,“网红学院”并不是大学里的院系,更不是一门学科或者专业,“而是在网络直播产业发展迅猛的背景下,由学校和行业单位合作举办的专业订单培养班。”
 
  他在重庆大学毕业后,在企业从事了12年的市场营销,此后弃商从教,迄今在重庆工程学院工作了13年。
 
  简玉刚关于“网红学院”的构想中,将其定义为以“实用”、“实战”为主要特色的“专业订单培养班”,“学生通过这段时间的系统学习,能基本掌握网络直播的知识、规律和方法,毕业后,能够胜任通过网络直播去实现企业营销推广、传播品牌等相关工作。”
 
  “网红学院”诞生后产生的轰动和喧哗,远远超出简玉刚最初的想象,这让他“感到了压力”,也感觉“身上的责任重大。”
 
  “我事后分析认为,可能是‘网红学院’的提法让一部分人形成了误解,”他不无尴尬地说,最初也曾想过诸如“网络直播学院”“新媒体学院”等提法,“但总感觉与行业的契合度不够,后来还是选择了‘网红学院’这个称谓。”
 
  在他看来,舆论大哗与人们对“网红”的认识不一致有关。
 
  简玉刚认为,所谓“网红”,是指在现实或者网络生活中因为某个事件、某种特长、某个行为而被网民关注,从而走红的人,或者是长期持续输出某一种思想或者知识而走红的人。
 
  “但是,‘网红’中大量存在的泛娱乐化甚至‘打擦边球’的现象,让部分人为‘网红’贴上了低俗的标签,不由分说就一棍子打死,”他说,“但是,这种看法并不完全正确,也有激励人心的正能量‘网红’、有专业化水平很高的‘网红’、有让网友获得各种启迪的‘网红’,我们试图打造的‘网红学院’,是设立在我们学院内的一个培训项目,主要目标是培养善于通过网络直播手段达成营销推广、品牌传播的职业化、专业化‘网红’。”
 
  正因为此,“网红学院”的选拔对象被限定于市场营销和电子商务两个专业的应届毕业生,“这些学生通过此前的学习,已经积累了市场营销、电子商务专业相关的基本知识和技能。”
 
  “从根本上说,这是一个校企合作共建的订单培养班,”简玉刚说,该项目是校方和重庆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合作推进的,双方于今年上半年达成协议,7月3日举行签约仪式,9月15日,在学校进行首批学员选拔宣讲会,9月19日开班,9月20日开始正式的实训。
 
  在设想中,“网红学院”的学生完成培训后,可能会到合作方的企业或行业里的其他专业公司去工作。“我们希望,这批学生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职业化、专业化的‘网红’,并实现自己的梦想。”
 
  据悉,在应届生中设立类似订单班,是该校业已推行多年的做法。以管理学院为例,305名2018届市场营销本科毕业生中,有57人参加了江小白订单培养班、30人参加了三福百货有限公司订单培养班,62人参加了广汇中汽西南汽车有限公司订单培养班,合计149人。这种“量身定做”的培养方案,试图复制出今后的工作环境,让学生在正式进入该公司工作前就能够上手,满足企业用人需求。
Copyright © 2015-2016 香港六合开奖|六合彩公司|香港六合彩网站|六合彩图库|香港六合彩特码|六合彩论坛///hg0088|烟台新百万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