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
热门搜索: 更多
  对于广告题,网友们的态度也分两派。有的网友说:“为了背那几道广告,简直拿出了高考复习的力气,太累不玩了。”还有的网友说:“广告太多了,本来是想顺便学点新知识,结果学的都是广告,这是知识问答还是广告问答?”也有网友不反感,“人家撒了钱,植入广告很正常,广播电视里的答题节目里不也经常有广告题吗?只要让我赚到钱,这点瑕疵可以接受。”有的网友甚至认为这些是“送分题”,可以少答几道深奥的百科知识题,提高了赚钱的成功率,反而很欢迎。
 
  目前,直播竞答市场领域竞争激烈,各家也通过加密场次频率和提高单场奖金等方式以拉拢用户,甚至还邀请名人进行主持,记者看到,王凯、柳岩等获邀担任主持人,谢娜、汪涵、陈赫等也受邀出任出题者。
 
  那么,这些如雨后春笋般迅猛出现的直播问答平台,到底为何争先恐后介入这一市场?扬子晚报记者近日采访了花椒直播的相关负责人。这位人士表示,知识问答在国内一直很有市场,从幸运52到一站到底,每个时期都有问答爆款,传统电视栏目看别人闯关,而直播问答可以用户自己闯关,用户门槛降低,参与感和体验感增强。他介绍,平台进行内容创新后,可以获取流量,从目前的情况看,设定这些节目不仅可以吸引粉丝下载参与,而且获客成本较低,仅经过一周的运营,花椒的新用户增速就上涨了20%。他告诉扬子晚报记者,截至1月15日,花椒“百万赢家”共开展102场次,累计3.5亿人次参与,最高单场单人奖金103万。
 
  目前花椒直播建立了专业命题团队,还和“一站到底”战略合作,邀请李好出题,并且比赛胜出者将有机会参加“一站到底”录制。此外还创新游戏模式,从最初的游戏只有一个用户获取所有奖金到“组队”邀请好友同步答题。
 
  花椒直播的相关负责人表示,互联网下半场是抢夺用户时间的“战争”,直播问答吸引了用户的注意力,给产品和广告经营也带来了想象空间,通过直播平台+知识问答+知识变现+品牌植入的方式,商业合作伙伴纷至沓来。
 
  扬子晚报记者看到,随着直播问答的火爆,各类广告主也纷至沓来。1月9日,花椒迎来史上第一个直播答题广告——美团专场答题,共有400万人参与,这也是直播答题领域第一个商业广告。美团专场整个答题过程中共有四道美团植入问题,涉及美团的外卖业务、旅行业务等。
 
  对于直播问答平台火爆的现象,趣店集团和大白汽车创始人、CEO罗敏告诉扬子晚报记者,直播问答会是一种互联网标配产品。任何一家有资金实力的大巨头、小巨头,都不会放弃这样的“流量漏斗”,有些是为了进攻,获取更多的新用户;有些是为了防守,防止老用户流失或在自家产品上停留时间变少。
 
  扬子晚报记者看到,各家直播平台也纷纷吸纳了广告主,西瓜视频“百万英雄”甚至在15日晚点开设了“广告狂人”专场,以500万最高单场奖金、510万在线参与人数、28家品牌主同场亮相,创造答题互动游戏纪录。
 
  这些广告植入的玩法很夸张,主持人身上的徽章、手机、手持道具、甚至假装不经意喝几口酸奶,都有品牌露出,直播开始前,各类视频广告滚动播出,另外还有品牌定制,其中一个题目是,“缺乏维生素C易引起以下哪种疾病”,看似是生活常识题,给出答案后主持人说出“汇源补充维生素C,有汇源才叫过年”。
 
 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说,形成这波直播答题互联网热潮的原因有四点:即网络的传播效应、商家的宣传造势、现金红包吸引以及在线直播基础。曹磊说,平台品牌营销最早的模式是广告位投放。品牌与诸如京东、天猫、淘宝等平台合作,但成本高达200-300元/人,流量转化率较为低下;第二种模式是红包补贴。以美团外卖、饿了么为代表的外卖行业以及滴滴出行、优步为代表的网约车行业补贴大战;第三种模式是拼团营销。平台薄利多销,在指定时间内对一件商品进行低价销售。曹磊认为,直播答题开创了一种全新的品牌营销方式。而从平台的角度来讲,线上直播平台获得客流的成本越来越高,那么势必要寻找更高性价比的获客渠道,在线直播问答无疑是一种最佳手段。
 
  “高额奖金是前期打开市场的惯有模式,但不是长久之计。”曹磊认为,通过烧钱模式来经营,一旦停止,如果竞争对手还在投入,当下用户很快就会流向竞争对手。除了广告植入方式之外,平台目前尚未有明确的赢利模式。
 
  此外,曹磊提醒道,奖金从单场10万飙升到500万,直播答题刷新着用户对于奖金的预期,当然也在加速政策监管的来临。在直播答题的迅速蹿红过程中,就出现了许多问题,例如奖金设置是否有造假,用户在线量是否属实,使用辅助软件甚至外挂等,这些不仅需要平台的规范管理,更需要相关部门的监管,及时出台相关的制度和规定以更好地规范互联网平台的运作。
Copyright © 2015-2016 香港六合开奖|六合彩公司|///hg0088|烟台新百万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